qoo1t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愛下-一六六 豹落平陽被犬欺,拿出家底買性命鑒賞-wdw3r


西門慶之九世劫
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
本书首发17K小说网,支持正版阅读!
《历劫之九世花璟末》电影片场:第157场第1场次——豹哥负荆请罪。
豹哥屁滚尿流、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林公馆的右边小楼里,等待上面的惩罚。
他惴惴不安地等在一楼大厅,已有一个小时了。他坐是不敢坐的,跪也没说跪哪,他就画地为牢,乖乖地站在那里……
深秋时节,天气凉爽,他却一个劲地冒冷汗,他提心吊胆,自己失手放跑了人质,不知道上面要如何处置自己?
手下的人出出进进这座小楼,豹哥有认识的,也有不认识的。过了一会儿,大哥身边的第一得用大将小林子下来了,他怯怯地叫住:
“小林子大哥,烦请通报一下,我来领罚了。”
小林子厌弃地看了看他,说:
“你跟着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大哥的规矩你不懂吗?怎么就把人管丢了呢?”
“他……他说得头头是道,连昨晚……”
汉明 八无和尚
“行了,留着这话亲自给大哥交代吧!他正在上面陪几个要员打麻将,待会儿罚你,先脸朝墙站着——面壁思过吧!”
三界粉絲圈
“是!是,小林哥。”此刻,点头哈腰,唯唯诺诺的他,那还是威风八面的豹哥?早已是卸了爪子,拔了牙齿的一头病豹……
豹哥面壁思过,听着墙上的挂钟啧啧啧……地一分一分走着,他还在回想着今早的经过……不可能知道这个……不可能知道那个……顿时,他的脑袋里写满了“不可能”和“白见鬼”。
想着,想着,他突然“啊”了一声,抱着头蹲了下来,婆娑着头,自言自语着脑子里一直闪显的那些话……
忘川夢經年 潘多拉密碼
小林哥经过的时候,看到他这个样子,忍不住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脚,骂道:
“你在这里给谁装疯卖傻着呢?谁吃你这一套?好好想想看给咱们的大哥怎么交代吧?”
“小林哥,我没有装疯卖傻,我早上真的是见鬼了!”
“见鬼了,见鬼了!你怎么没让鬼把你的魂勾走呢?我看是鬼都见你是个废物,看着恶心……呸!”
说完话的他,还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,偏偏就吐在上嘴唇上,豹哥准备用手擦掉,小林哥厌恶地呵斥道:
“不许擦!用舌头卷掉,咽掉!”
五霸图 诸葛青云
豹哥听到此,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,没去擦,也没收回,眼睛却越来越气愤,越来越通红!
突然,他超前了一步,用手将小林哥的衣领攥住,另一个手上去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刮子,大喊:
“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,欺负到你豹哥的头上来了?豹哥出来混的时候,你还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呢!”
啪啪……小林哥的手也没闲着,左右开弓给豹哥了两个耳光。
豹哥完全被他激怒了,骂到:
“好你个小子,敢打你爷爷,你活得不耐烦了,爷爷就带你去死,让今早的鬼把我们的命都勾走!”
说完,他用自己的大肥头就要装向小林哥的小白头……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二楼楼梯上一个人发话了:
“住头!”豹哥听对了,不是叫他猪头,也不是住——手,而是住——头!
眼看他的头就要肇事的时候,听到踩刹车的命令,他来了个猛急停,与小林哥的头来了一个“一厘米之恋”。
豹哥扭过头一看,是大哥——小林总林兴安。他用力放下小林,把他推了个趔趄,倒退了好几步……
“大哥!”豹哥一步跨三个台阶上了二楼,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了小林总的面前。
“跟我进来!”小林总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小书房,哐当一声关上了门。
“大哥!”进来之后,豹哥不知道是站着好,还是跪着好?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,小林总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。
赐座了——虽出乎豹哥的意料,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,他屁股占了一点位置,小心翼翼地斜坐着,准备随时罚站或罚跪!
“豹子,你跟着我干,有多长时间了?”
巅峰人族 借刀杀人
“大哥,十年零三个月了。”
“这次是头回吧?”
“是大哥,这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手,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臭小子手里了。”
豹哥一脸的羞愧难当……
“这次,这一票我们共得五十万大洋,那两个小子分得了二十万,那二十万是他们应得的。”
“我们的人票在关押的时候丢了,误了人家的大事。按照道上的规矩,我们不但要把得的吐出来,还要赔偿人家相同的数目。”
“给了那两小子二十万后,还剩三十万,全部给人拿出来,还差七十万的缺口,你说这七十万谁掏?”
“大哥,人在我那里丢的,这个钱我掏!可是我全部的家底就是个五十万,求大哥先垫支上!我以后慢慢给大哥还。”
植物大領主
“豹子,你是跟着我干的元老重臣了,人丢了,你可是丢脑袋的岔。念你跟我的时间长,又念你是首犯,用钱买你的命,我是法外开恩了。”
“谢谢大哥!这两天我就把钱凑齐!”
“豹子,若有下次,用啥都买不了你的命了。”
鹰扬美利坚
雷帝逍遙遊 畫地為牢
“是,大哥!”
“你这下给我仔仔细细地说说今早的情况!”
豹子就从今早花璟末敲门开始讲起……
“大哥,你说我今早是不是白日见鬼了?”
“豹子,又胡说!朗朗晴空,哪来的鬼?”
“可是大哥,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,直接就赢得了我的信任。”
“你说他知道一号拘禁地的事?”
“知道,好像和长毛、老鼠他们很熟。”
“一号拘禁地的废弃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,这么长的时间,机缘凑巧,让他给知道一些内幕……他知道这个不是很奇怪。”
“大哥,你说这个不奇怪。那他是怎么知道昨晚是阿毛和大壮实施的绑架行动?这个是才发生的,你说奇怪不奇怪?”
“豹子,你说我们的人里头是不是有内鬼?”
“大哥,知道昨晚行动的有几人?”
小林总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:
“我们这边,最多不超过一个手去,那边的人咱就不好说了。”
“大哥,你糊涂了!”
“嗯——好大的胆!”小林总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。
“不,大哥,我一着急就说错话了。我说那边的人,是托我们绑架人,真正知道阿毛和大壮的可都是我们自己人啊!”
小林总认同地点点头。
“豹子,你说他对上了我们十年前几个人对的暗号?”
“对呀,正因为知道我们这个约定的暗号,我才开的门。”
“他有多大年龄?”
“他最多三十出头,高大个,头发浓密,带着墨镜,项链,耳环,人很帅气,标配也像我们道上的人。”
“你说你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,都是暂时无法接通?”
“对呀,若是能联系上你,我就不闯祸,不掏压家底钱了木。”
“可是,我今早还接了几个电话,手机信号良好啊!如果正好是你打进来,应该是‘正在通话中’啊?”
“我说我是白日见鬼了!没人相信我……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