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言情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起點-第242章  蕭弈呢喃:騙子……都是騙子……


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
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
小姑娘受了天大的委屈和伤害,睁开眼第一个想见的,定然是他。
他要守着她。
烛火下,男人的面庞温柔几分,又为南宝衣掖了掖被角。
一品红安静地看着。
该怎样婉转地告诉他,小师妹是醒不过来的?
屋子里安静了没多久,槅扇再次被推开,是余味她们带着阿弱和小阿丑过来了。
“阿娘!”
阿弱已经听说南宝衣出事的消息,着急的什么似的,摘下小斗篷,小跑着来到床榻边,担心地摸摸南宝衣的手:“阿娘……”
萧弈揉了揉他的小脑袋:“怎么过来的?”
“国师派马车接的,”阿弱脆声,“妹妹也来了!”
萧弈瞧见襁褓里不哭不闹干干净净的小女儿,凤眼里的情绪又柔软几分。
阿弱倚靠在他膝边,仰着小脑袋问道:“父皇,阿娘生了大病,是不是?她还能抱抱儿臣和妹妹吗?儿臣新学了舞剑,阿娘还没夸奖我呢。”
“她没事。”萧弈淡淡笑着,“明天阿娘醒来的时候,给她表演舞剑好不好?她会高兴的。现在时辰不早,快和妹妹去睡觉。”
阿弱懂事地点点头,又叮嘱道:“父皇也不要熬夜,夫子说熬夜会掉头发,父皇没了头发就不英俊啦,将来阿娘会不喜欢你的!”
萧弈被他逗笑。
他目送两个小家伙被余味她们带去隔壁睡觉,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淡去。
他又望向昏睡不醒的南宝衣,倾身亲了亲她的额头,嗓音低醇而难过:“南娇娇,你几时醒来?我已经等得有些着急了。”
烛火轻曳。
萧弈今夜是睡不着的。
他鲜少抽烟,总不见南宝衣醒来,心头情绪越发焦躁忧虑,推开了一条窗缝,点燃烟管靠在窗边,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南宝衣,就这么煎熬了一夜。
至天明时,南宝珠和宁晚舟过来看看情况。
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踏进内室,南宝衣安静地睡在榻上,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儿,窗台上的烟灰堆积得很厚,地板上还丢着一根折断的烟管,桌上的茶碗里只剩下茶叶,一滴水都没有了,竟也没叫下人进来添茶。
而那骄傲孤绝的新帝,仍穿着昨日的衣裳。
他沉默地坐在榻边,凤眼里的红血丝多得惊人,周身萦绕着淡淡的戾气。
两人对视一眼,心底浮现出不妙的预感。
南宝珠紧紧捏着手帕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娇娇她……一直没有醒过来吗?”
萧弈现在并不想看见这对夫妻。
虽然理解宁晚舟,但他毕竟不是圣人,他是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凡人,受到伤害的是他的小姑娘,对宁晚舟他心里是有几分怨怪的。
他哑着嗓子:“去把姜岁寒叫进来。”
宁晚舟步子快,立刻转身去请。
姜岁寒仔细检查过南宝衣,小声道:“脉搏什么的都很正常,伤口也恢复得很好,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有醒过来……”
南小五这情况,有点像后世的植物人。
然而在这个时代,或许用“活死人”来形容,更容易叫萧家哥哥明白,可他不敢贸然说出那个词,他害怕萧家哥哥会崩溃。
他安慰道:“萧家哥哥也别太着急,再等等看,兴许过会儿就醒了呢?总之人还活着,这不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吗?”
他说完,自己都很心虚。
什么时候醒来?
他根本不知道。
也许过一会儿,也许过一两个月,也许,永远也醒不过来。
萧弈看着他。
姜岁寒还想再安慰点什么,可是撞进他充血的双眼,看着他眼里那又冷静又癫狂的情绪,于是又默默地闭上嘴。
萧弈面无表情:“去叫一品红。”
一品红被请进来时,内室气氛压抑。
他像是早已料到,笑容依旧温润如春风:“叫为师何事?”
萧弈恨极了他的双生蛊,也恨极了他的玩世不恭:“南娇娇还没醒,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?”
“还没醒?”
一品红“惊讶”地坐到榻边绣墩上,仔细为南宝衣搭过脉,满脸凝重道:“那双生蛊剧毒无比,我能保下她的命就不错了,醒不过来,我也无计可施。”
萧弈恨极:“你明明说过能救她——”
“我确实救活了她。”一品红反唇相讥,“可就算是神医也有失手的时候,更何况我?”
“你分明是故意伤害——”
“故意?好徒儿,饭可以乱吃,话却不能乱说!平心而论,当初沈皇后掌权时,我帮了小师妹多少?她受伤不能有孕,也是我暗中用莲子治好的她。好徒儿,我对你和小师妹掏心掏肺,你却说我故意伤害她,当真戳心至极!”
他一甩拂尘,很有那么几分愤世嫉俗的味道。
姜岁寒吃惊:“我就说南小五明明就不可能有身孕,怎么会突然怀了孩子,原来是你的手笔!”
萧弈仍旧面无表情。
丹凤眼猩红湿润,透着浓浓的恨意。
什么师父,什么掏心掏肺,都是骗人的……
骗子……
一品红,根本就是个骗子!
他一早就不许他和南娇娇在一起,他一早就想好了,要把南娇娇弄成今日这种模样,什么身孕,他分明是一早就算计好了,只要小阿丑还活着,他萧弈就必须承他的情,他萧弈就不可能跟他搏命!
昨夜把小阿丑接过来,也是打着拿她保命的主意吧?
铁骨铮铮的男儿,安静地坐在榻边。
他直视一品红,一行眼泪顺着左眼滚落。
他薄唇微启,声音嘶哑而低沉:“骗子……”
众人没有听清楚。
一品红挑眉:“你说什么?”
“骗子……都是骗子……”
萧弈反复呢喃,再不肯多看这群人一眼,抱起南宝衣,大步走出了寝屋。
他的举止如此反常,南宝珠等人惊慌不已,连忙追了出去。
大雪茫茫,萧弈已经不见踪影。
金陵游外。
萧弈抱着南宝衣登上一辆马车:“回宫。”
马车启程时,他亲了亲怀中少女的眉眼,冷静地吩咐:“张贴告示,遍请天下名医和方士。谁能治好皇后……封国公爵位,赏金万两。”

晚安安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