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z38火熱玄幻小說 鎮國天師笔趣-第478章 丟了一魄展示-vbrcu


鎮國天師
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
一瞬间,那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又涌上来了。
我豁然回头,朝发现了不对的方向看过去,然而无果。
这个电子厂的员工不少,来来回回的,到处都有人影在晃动,我眯着眼睛打量了半天,始终没有寻找出,刚才那种令我感觉浑身不自在的眼神,究竟出自哪里。
“怎么了?”见我眼神不对,周坤便轻轻拍了我一把。
守护甜心之幻千蹀雪 冰血液
我说老周,你有没有感觉咱们刚才似乎被人窥探了。周坤反应没有那么灵敏,叼着烟蒂,默默摇头,说哪有,是你神经太敏感了吧?
是啊,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电子厂,留在这里上班的,都是些为了生活而劳碌奔波的普通人,又怎么会让我产生一种被修行者窥探的感觉呢。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不对劲,只是说不上来究竟哪里不对罢了。
半小时后,小晴才拎着一大包出来找我,我见她神情恹恹,精神状态不好,就赶紧招呼周坤上车,打算先把人送回招待所。
路上,小晴低着头,把额头靠向车窗,少了几分活泼,反倒给我一种很沉闷的感觉。
我以为,是她遭逢不幸,情绪不好,所以没有多想。
去了招待所,我把小晴送去了房间,叮嘱她好好休息,什么都不要想。
斬 月
阴阳禁术师
面对这样的陌生环境,她有点怯怯的,抱着我的手不肯撒开,眼珠子直转,说哥,这里是什么地方啊,为什么招待所楼下,还有军警站岗?
我笑了笑,说这里是一个特殊部门的招待所,出于某些缘故,我不能给你解释的太清楚,放心吧,没事的,你待在这里会很安全。
她怯怯地点头,继而一脸崇拜地看着我,有点陌生,仿佛第一次重新认识我一般,说哥,我怎么感觉,你和小时候完全不同了,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,为什么那些领导看见你,反而怕怕的?
我笑了笑,摇头说傻姑娘,人家不是怕我,只是讲礼貌而已。
她哦了一声,低头打着哈欠,神情依旧恹恹的,说好累啊,在工厂加班了一整天,我现在好想睡觉。
我说那你睡呗,放心睡下就好,有事可以随时通过电话联系我,哥都在的。
她嗯了一声,垂头丧气,进了屋子歇息,我则替小晴把大门关好,扭头走向了陈玄一的房间。
出了这档子事,我回家的计划只能暂时搁浅了,回头我告诉陈玄一,说自己还打算多待一阵子,一方面,是想留下来确认一下那个骗了我表妹的家伙,究竟有没有得到应得的下场,其次,我得照顾小晴一段时间,直到她重新回归校园,恢复以往的生活。
陈玄一表示了理解,说我明白的,反正去哪里闯荡都是一样,实在不行,咱们以后就在渝城开展业务吧。
听了这话,我反倒眼前一亮,拍着脑门说对呀,渝城这地方体量大、流动人口也多,而且经济繁荣,发展得那么快,若是我们直接在这里,开一间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事务所,未必不是一条出路。
想到这儿我笑了,对陈玄一竖起大拇指,说你这个主意好,反正近期我也不打算回去了,不如就把这事拜托给周坤,托他替咱们选个合适的店铺。
陈玄一翻身下床,说不是吧,你还真想搞这门生意?
我说怕个卵啊?咱俩一身本事,不干白不干,修行者也是人,总不能怀着一身本事,到处游荡吧,就算不是出于对经济利益的考虑,好歹也得干出点事业来,证明一下自己的人生价值,你说是不是?
陈玄一点头,说得,你想开业就开业吧,反正我以后都指着你吃饭,你多赚点,我也能过得舒坦点。
事不宜迟,我联系了周坤,把想要留在渝城,开一家灵异事务所的事情讲述出来,周坤也觉得这主意蛮好,哈哈笑着同意了,“林峰,这才对嘛,男人就得干点事业,你等着,我替你张罗好了,等我这边有信了,再告诉你。”
撂下手机,我激动不已,和陈玄一构建了一副宏伟蓝图,兴奋得一整夜没睡。
第二天清晨,我才打着哈欠回房间补觉,路过小晴的房间,意识到这丫头居然还没醒来,便顿足停留了一下,再三犹豫,还是按响了门铃。
春秋策之龙骧 Sunlightfar
连续按了好几下,小晴也没开门,我心中不由得暗暗嘀咕,心说着丫头睡得这么死,得是有多累啊?
孤剑飘零心 红俗微尘
我不太放心,琢磨着让彩鳞潜入房间看一看,又怕把小晴吓到,思来想去,只好唤出噬神蛊,让它替我进去看一看。
结果噬神蛊却向我回馈了一个很不好的信息,小晴仍然在昏睡,她身体内,有一种很不寻常的气息,像是被人留下了某种标记。
接到噬神蛊反馈回来的消息,我顿时就不淡定了,顾不上男女之嫌,一巴掌拍在招待所门上,强行震断了门锁。
等我冲到屋子里面去,果然,一眼就看见了正昏睡在床上的小晴,噬神蛊正贱兮兮地趴在她胸口上,对我眨着绿豆小眼。
豪门罪媳
“怎么回事?”我并未在小晴体内捕捉到任何异常,于是赶紧停下脚步,对噬神蛊投去询问的眼神。
这小东西还是趴在小晴胸口上不肯下来,但是嘴巴里“叽叽”叫唤,很急促额样子,向我传达一个信息,说自己判断得没错,这丫头肯定不对劲。
重铸巫师 雨中鱼欲歌
我这才冲到小晴身边,伸出手,摸了摸小晴的额头,不烫,反倒有些冰凉,除了昏睡以外,倒是没察觉到别的。
“小晴?”
我很不解,赶紧掀开了她的被套,熟睡中的小晴只穿了一件贴身的内衣,我赶紧脱下外套,又把人裹起来,搂着她后腰,让小晴保持坐立的姿势。
尽管这样,这丫头还是没有醒,我也意识到不对劲了,赶紧拍打她额头,一遍遍呼唤名字,全无反应。
此时我的脸已经黑下来了,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,急忙唤出彩鳞,让她去请陈玄一过来帮忙看看,睡着这小妮子却伸着懒腰说,“这么明显的现象,你都看不出来吗?还敢说自己是修行者,真是丢脸。”
我急得不行了,忙说姑奶奶,别闹了成不?小晴可是我妹子,她如果出了啥事,我怎么给舅舅交代?
小彩这才撇了撇嘴,指向小晴紧闭的双眼说,“你翻开她眼皮看看,按照小娘的推断,你这位表妹可能丢失了一魄!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