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q6ae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:王爺吃棗藥丸-第一百三十六章 近鄉看書-86cc6


藥妃傾權:王爺吃棗藥丸
小說推薦藥妃傾權: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:王爷吃枣药丸
“你说什么?!邢章被宁王的人抓住了?!”
韩忱听了消息后亦是大怒了一番。
邢章是他手下勉强算得上用得趁手的人,只可惜这样一个亡命之徒却是个情种,为了一个女人不惜放弃自己的前途,还被人抓住关了起来。
摄政王府守卫森严,何况水牢那样的地方他也有所耳闻,不是那么好闯的,一旦进去,便是天罗地网。
救邢章的代价太大了,比不上他本人的价值,韩忱气了一阵之后便不再提他。
眼下穆寻钏去了盐州找神医医治他夏瑾瑜,宁嵇玉又要作为主将启程边关,所有事倒像是在按着他的计划一步步进行着。
只不过恐怕大楚境内无人镇守,楚昭帝会不放心将一个别国的永安侯留在大楚国内,势必会想办法将他送回和国。
但因为苦于苏清翎和穆寻钏有了婚约,还未大婚之前恐怕楚昭帝也不好将他驱回和国,但留给他的时间确实不长了,尽可能的削弱楚国国力,才是他所需要做的事情。
韩忱眯着眼,眼神渐深。
.
今日便是宁嵇玉和穆习容启程去边关之日。
解朝露被关进大理寺的消息穆习容倒是并不如何关心,她一心只想早日治好宁嵇玉身上的伤。
等到了边关,他便要承担起主将的责任,上战场是在所难免的事情,但那时那若是因为救他而留下的伤拖了后腿,穆习容不自责才奇怪。
那日那个药房老板因为与邢章有一同谋害穆习容之嫌,也被大理寺关了起来,药房也直接被封了。
绝世惊才小丫鬟
不过那些药材无辜,放在那处也是浪费,便特许穆习容挑一些用得上的药材,拿来炼药。
穆习容配了一瓶上好的金疮药,这瓶特制药甚至比宁嵇玉常年用的那种进贡药还好用,只是短短几日,伤口便开始愈合结痂。
宁嵇玉此行是楚军主将,要与将士们一同骑马,穆习容虽然也精通骑射,但还是抵不住如此长途地以马代步。
重生农媳翻身:老公,乖乖就擒 音若笛
她跟在宁嵇玉身边跟了两日,实在被日头磨得厉害,宁嵇玉也心疼,扼令她不要折腾,她便只好躲进轿子里,安安稳稳坐着。
“娘娘,瞧你的皮肤都被晒红了。”春知心疼地看着穆习容的脸,动作轻柔地给她上药。
半月过去,她们已经越来越靠近边关,像经历四季变化一般,这里明显比京城要热上许多,白日里日头也越来越晒人。
“无妨。”穆习容任她涂了一会儿药膏,便不让她上手了。
如今这么点困难还算不上什么,等到了边关处境会更加艰难,她还是提早一些适应比较好。
但春知看着还是心疼,不过她也知道她家娘娘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娇小姐,恐怕并不喜欢她照料地这般仔细,只能忍着作罢了。
这条通往旱城的路在去边关的必经之路上,旱城如其名,有史以来便一直鲜少降雨,一年落雨几乎都不超过五次,因此城中经常大旱,百姓们守成不佳,沿路很是荒凉。
马车队伍又走了半日,才到旱城的一家驿站。
宁嵇玉喝停众人,让众人原地待整,他翻身下了马,走到穆习容的马车前。
“容儿,下来喝口水吧,今夜我们便在这里休息。”
穆习容依言下了马车。
驿站从外面看着很是破旧,而且只有两层,地上一层摆着几张破桌破椅子,上面一层也只有三间空荡荡的房间。
一看便是久无人经营。
众人在这里将就歇了一晚的脚,第二日一早便肃整出发。
异世邪仙
天还没亮就被叫起来的穆习容毫无怨言,也不要特别待遇,跟着他们吃那种梆硬的像石头似的馕饼,连水也未敢多喝,一切按照寻常士兵那样的待遇。
这边关一行,是穆习容执意要跟着的,那么她自然就不能拖了他们的后腿,也不能让宁嵇玉在军队里被说闲话。
宁嵇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心中更是软的一塌糊涂,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。
悬案组 独孤求剩
不过他还是心疼偏多,有时便出去打野食给穆习容尝鲜,改善伙食。
离边关越近,意味着穆习容离药王谷也愈发近了。
宁嵇玉发现穆习容这段时间时常看着东边发呆,他料想穆习容是有什么心事,便在一日安顿好士兵后找到正坐在崖边的穆习容。
其实在刚看到穆习容坐在那崖边的时候,宁嵇玉的心猛地跳了跳,他生怕那道身影会就这么轻轻一跳,坠下去。
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未免想得太多了些。
因为穆习容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什么会轻生的人,她性格坚强,如同藤蔓般肆意生长,又怎么会轻贱自己的性命呢?
异能萌宝霸气娘亲 凤之光
宁嵇玉释然地笑了笑,走过去。
“这崖边危险,我的容儿还是离得远一些吧,你不觉得什么,本王看着可是心惊肉跳了。”宁嵇玉坐在她身边,撑起一只腿,大手放在膝盖上。
大唐万户侯
穆习容看见他,又听见他故意逗她似的说法,眨了眨眼,“王爷怕我掉下去?”
“掉下去也没事的,这崖看着深,其实浅得很,我虽然没有内力,但这种深度还是摔不死我的。”
毕竟她之前就曾因为想抓一只山兔,掉下去过一次。
她在药王谷的时候一年出不了几次谷,有机会出去也是刻意避着人的,专门挑这些人迹罕至的地方来探索冒险。
光这片思宁崖,她都来过不下三次了。
宁嵇玉微微挑眉,“听容儿这么说,看来容儿不是第一次到这里?”
他知道穆习容身边有着一些他不知道,也无从查起的秘密。
在他还没爱上她之前,他曾经彻底查过“穆习容”这个人,穆习容自小就在京城,在穆府里养大,根本没有机会出京城,更别说来蒲京这么遥远的边城了。
就算来,也不至于挑上这么个地方。
那么穆习容究竟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呢?
难道是梦里见过?或者……真是一些怪力乱神之事。
眼下最不靠谱的,却成了最合理的答案。
关于这些宁嵇玉私底下其实想过许多,只是未曾主动问过穆习容,因为他知道,总有穆习容心甘情愿告诉他一切的那一天。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