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生花的小說 承包大明 愛下-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繼續跟在後面吃屁吧!讀書


承包大明
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
辰辰与曹小东真的是跟着卫辉府一块成长,郭淡刚刚承包这里,就派他们两人坐镇,那么他们的幸福,其实也代表着卫辉府的繁荣。
但是。
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前途一片光明,而卫辉府这一座城市却开始显得有些老态龙钟。
需要舵手为他们指明新得方向。
而这也是郭淡此行的目的,他在几年前就已经看到这一步。
而万历携满朝文武前来,也不是来公费旅游的,万历那么扣,他怎么可能做这种缺德事,他们是来学习的。
因为全国都开始要商业化,枢要大臣必须要清楚什么是商业化,什么是城市化,这又会带来怎样的改变,如何能够避免少走弯路。
简单来说,就是摸着卫辉府改革。
在休息一日之后,万历便与文武大臣来到卫辉府标志性的作坊,也就是秦家水力纺织作坊,如今已经变为日月纺织集团。
关于这个水力作坊,大家都已经是耳熟能详,毕竟他们身上衣服的用料,可能就是由这里生产出来的。
但是当他们进入这作坊后,还是有些懵逼。
饶是万历不免也看得是目瞪口呆。
一台台大型机器,自动运转着,棉花、生丝变成纱,纱又变成布,上千名女工在熟练操作着机器,但一切都是井井有条,甚至于她们的专业令人赏心悦目啊!
这亲眼所见,可真是太震撼了。
“秦员外,你这一天可以纺多少纱?”
万历偏头看向秦庄,询问道。
秦庄回答道:“回禀陛下,我这作坊每天可以纺一万斤纱……!”
好家伙!
在场的大臣无不倒抽一口冷气。
这确实有些吓人,就好似卫辉府的公共茅房。
动辄上万,这睡玩得起啊!
“为什么那纺锤会自个动?”
头回出门的朱常洛,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。
秦庄赶忙回答道:“回太子殿下的话,是由水力推动这些机器运作。”
“水力?”
朱常洛完全就听不明白,很是尴尬。
王家屏看到一脸困惑的太子,心里更加肯定,让朱常洛来这里念书,乃是明智之举,关键这个世界变化太快,他教得那些,已经过时了,笑道:“太子勿用心急,待你在这里读上半年书,便会知晓这一切。”
朱常洛点点头道:“是的,老师。”但神情还是显得极其尴尬。
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万历笑道:“朕可等不了那么久,这机器京城可是没有,秦员外,你跟朕说说这机器到底是如何运作的。”
“是。”
秦庄引着他们来到一台水力纺纱机前,详细解释这水力是如何带动机器运转,又告诉他们如何操作这机器。
然而,朱常洛和不少大臣,听得还是一知半解,脑子里就没法去想象,倒是朱常洵领悟的比较快。
不是说朱常洵就比朱常洛聪明,只不过朱常洛和许多大臣,一直都是接受儒家教育,在这方面的思维其实是非常狭隘的,缺乏想象力,而朱常洵年纪比较小,又在一诺牙行住了一年,思维是比较活跃的。
万历点点头,笑道:“如此简单,只需半日就能学会呀。”
郭淡笑道:“陛下,这听着是简单,但还是需要一些经验的,因为一个步骤弄错,就会损失不少钱。”
秦庄道:“郭顾问说得对,一般都是由老手带着新手。”
王锡爵突然问道:“若是这老天不下雨,你这作坊不就动不了吗?”
秦庄道:“回大人的话,以前我们就经常遇到这问题,是后来徐侍郎在河道上筑坝,修建水池,可以人为控制水流,只要不是大旱,这里就不会缺乏水流的。另外,我们还有一套备用措施,用风力、畜力,以及人力去代替,毕竟草民养着这么多人,是一日都停不起啊!”
曹恪突然道:“若是说到水力,只怕江南要胜过卫辉府,我听闻在江南已经有不少人,学着你置备这水力纺纱机,只是没有你这么大规模,再加上那边人力、物力可都比卫辉府便宜,你如何竞争得过他们?”
郭淡不禁侧目看了眼曹恪,心道,这厮还真是将卫辉府给研究透彻了。
秦庄讪讪不语。
万历面色一紧,问道:“怎么?你这遇到困难呢?”
这可是卫辉府能下金蛋的鸡啊!
秦庄不免瞧了眼郭淡。
郭淡向万历道:“陛下,曹院长说得一点没错,江南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,如果他们置备同样的纺纱机,用同样的方式生产,卫辉府其实是毫无优势。”
不少大臣面露喜色。
他们中不少人都是来自江南的,这卫辉府的崛起,令江南失色,但如今看来似乎还是得回去。
事实也是如此,且不说江南水利发达,关键那边还沿海,如今又开放港口,而丝绸主要销往海外,在那边生产当然有极大的优势,卫辉府没得争啊!
从政治意义上来说,若不能超过卫辉府,那他们永远在郭淡抬不起头来,不管他们说什么,郭淡都能够说,我卫辉府财富天下第一,事实胜于雄辩啊!
他们来学习的目的,其实就是要超过卫辉府,如今他们正处于卧薪尝胆的阶段。
万历顿时急了,道:“那可如何是好?”
秦庄也期待地看向郭淡。
目前还能扛得住,但是长此下去,卫辉府的水力纺织作坊,肯定玩不过江南那边,得未雨绸缪,其实他已经在江南那边布局,如果郭淡没有更好的办法,他肯定还是要过去的。
商人在这时候不能讲感情。
但是能不走,他还是不会走的,因为卫辉府的安全感,还是别得州府没法给的,但也比以前要好多了,因为一诺牙行、一诺钱庄已经遍布全国,商人的势力也是得到空前的增长。
郭淡道:“陛下,卑职此行,就是为解决此事而来。”
万历稍稍松得一口气,道:“这事待会再说吧。”
郭淡暗自一乐,肥宅进步不小,还知道什么是商业机密。
待会再说?侧耳偷听的王锡爵、曹恪等人,不免大为不满,这断章断得可真是毫无人性,比那些网文作者还可恶。
王锡爵可不会轻易罢休的,直接了当道:“陛下,臣等就是来学习得,若是郭顾问有何妙法解之,那何不说出来,让臣等学习学习。”
万历立刻道:“这是人家的机密,朕也不好问,要问你们自己问。”
同时向郭淡使了个眼色,别搭理他们。
郭淡笑道:“陛下,这其实算不得什么机密,在不久之后,卑职就会公布的,现在说出来其实也无妨。”
“是吗?”
万历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郭淡点点头。
万历这才放心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,朕其实也挺好奇的。”
申时行甚觉无语,你到底是大明皇帝,还是卫辉府承包商?
还万古一帝?
真是的…….!
郭淡看向曹恪,道:“方才曹院长说,江南那边也在建设这种水力纺纱作坊,相信江南那边会有越来越多的水力纺纱作坊,但不知曹院长是否知道,他们的水力纺纱车是哪里买得?”
曹恪双目一睁,答道:“是从卫辉府买的。”
郭淡点点头,道:“其实要是论利润的话,纺纱车的利润是高于纺纱的利润,那么江南越多水力纺纱作坊,卫辉府就只会赚得更多。”
王锡爵好奇道:“江南地区难道就不会自己造吗?”
郭淡看向秦庄,道:“秦员外,这方面你比较熟悉,你来告诉王大人吧。”
秦庄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江南地区倒也做得了,但是远不如卫辉府生产的好,纺出来的纱,也有不小的差距,如果他们不购买我们卫辉府的水力纺纱机,那草民倒也不怕与他们竞争。”
申时行问道:“这是为何?”
郭淡笑道:“托各位人以前鄙视奇技淫巧的福,导致目前全天下手艺最为精湛,最为聪明的工匠,都集中在我卫辉府,这机器所需要的部件,卫辉府生产的最为精良,这是地理优势都难以弥补的,说到底,这人才才是关键,未来机器代替人力是大势所趋,我们卫辉府将会专门生产机器。未来二十年,别得州府都不可能追赶上卫辉府。”
方才还得意洋洋的大臣们,此时都是一张张司马脸。
真是个大奸商啊!
还能这么玩?
纺纱纺不过,你丫就去买机器,作弊啊!
压不住郭淡也就算了,总不能老是被卫辉府压着吧。
但是,自作孽,不可活啊!
之前明朝从朝廷到社会,工匠地位可真是惨目忍睹,过得也真是狗都不如,郭淡在承包卫辉府之后,第一件事,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吸引工匠,这里的工匠真是打死都不会选择离开卫辉府,他们来到卫辉府真的从地狱来到天堂,波三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,财富、社会地位都在涨。
这些工匠受到剥削、奴役,远胜过秦庄这些商人,他们更缺乏安全感,只要有生计,哪怕少赚一点,他们也不会离开的。
郭淡集天下工匠的智慧,去发展机器生产,等到你们都来玩机器,哥再生产机器,买机器。
你用的机器都是我生产的,你嚣张试试看。
万历听得哈哈一笑,道:“真不愧是我大明财政顾问,看得就是比别人远。”
秦庄却是一脸郁闷地低声向郭淡道:“如此说来,我是被抛弃了。”
从郭淡的计划来看,他还是要走啊!
郭淡道:“待会再详谈。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