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 線上看-第268章 亡羊補牢鑒賞


步步爲途
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
陆涛抬眼看向吴锦东,面带微笑道:
“吴所长,你说至少拘留三天,那至多呢?”
陆涛问话时,满脸微笑,看似对吴锦东很尊重,实则却暗含挤兑之意。
吴锦东两眼紧盯着陆涛,面露愠怒之色,心中暗道:
“你不过是个小秘书而已,老子若不给面子,你又能如何?”
吴锦东连牛大山都怼,更别说陆涛了。
陆涛看出吴锦东脸色不善,急声道:
“吴所长,这是牛书记的意思,请见谅!”
作为乡一把手的秘书,陆涛虽有几分张扬,但察言观色的本领非常。
看出吴锦东的脸色不对,立即转换话题。
看人下菜碟是秘书的基本功,陆涛深得其中三味。
陆涛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吴锦东没法发作,只得作罢。
“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最多拘留五天。”
吴锦东冷声道。
陆涛对这一规定心知肚明,否则,他也不会过来打听。
“吴所长,三道疤和六指儿是水产公司的保安,而牛总又是牛书记的公子,你不会一点面子不给吧?”
陆涛不动声色的出声发问。
根据相关法律条文的规定,顶格也就拘留五天。
吴锦东如果将三道疤和六指儿拘留五天便太过分了,将会受到体制内其他人员的排斥和反对。
看着陆涛咄咄逼人的架势,吴锦东心里很不爽,沉声道:
“陆秘书带着牛书记的号令亲自赶过来,这个面子必须给,这些人如果没别的事,全都拘留三天!”
“谢谢吴所长!”
陆涛面带微笑的向吴锦东拱手致谢。
看着陆涛假惺惺的拱手致谢,吴锦东满脸不爽,心中暗道:
“看来这货也不是省油的灯,以后要多留个心眼!”
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討論-第268章 亡羊補牢閲讀
“陆秘书,你还有其他问题吗?”
吴锦东不愿和陆涛废话,冷声发问。
陆涛见状,出声道:
“吴所长,书记让我提醒你,在执法过程中,一定要注意把握尺度,千万别搞刑讯逼供那一套,否则,他可是要追责的。”
吴锦东拘捕三道疤和六指儿打的是赌博的旗号,实则却另有用意,牛大山、陆涛对此心知肚明。
为防止吴锦东在审讯过程中,对三道疤和六指儿使手段,陆涛才如此这般“提醒”的。
吴锦东面沉似水,冷声道:
“谢谢陆秘书的提醒,这是我们派出所的分内事,轮不到其他人来指手划脚。”
说完这话后,吴锦东不再搭理陆涛,冲着廖德义一挥手,沉声道:
“替我将人带走!”
廖德义见状,不敢怠慢,连忙示意民警带着三道疤、六指儿等人上车。
两辆警车疾驰而去,陆涛和牛经义呆立在当场,满脸失落的表情。
虽说提出两点要求挽回了些许颜面,但水产公司的保安被吴锦东、廖德义连锅端,狠狠打了牛家父子的脸。
“他妈的,姓吴的是不是疯了,连我爸的面子都不给?”
牛锦东难以置信道。
牛大山是安河乡的党委书记,名副其实的一把手,吴锦东竟一点面子都不给,这是牛经义始料未及的。
陆涛见状,压低声音道:
“牛总这不奇怪,姓吴的履新那天,便和书记杠上了……”
听完陆涛的讲述,牛经义满脸怒色,沉声道:
“他妈的,这小子怎么会成为安河派出所长的,真倒霉到姥姥家了!”
陆涛轻叹一声道:
“牛总,今是不同往日了,你以后做事悠着点,千万不要让姓吴的抓到把柄,否则……”
陆涛的话并未说透,但其中的意思却已很明确了。
吴锦东丝毫不给牛大山面子,牛经义若是犯事,老爷子未必能保得住他。
牛经义尽管心中很是不爽,但却并未出言反驳。
“牛总,现在是上班时间,三道疤和六指儿等人怎么会聚在赌博的?”
陆涛一脸不解的问。
牛经义虽不太过问水产公司的事,但上班时间聚众赌博未免太离谱了。
“近段时间,公司里的生意不好,他们没什么事,就聚在一起玩玩。”
牛经义一脸阴沉道,“谁知道姓吴的突然冒出来,真是活见鬼了。”
陆涛扫了牛经义一眼,心中暗道:
“你这管理未免太松懈了,公司的生意兴隆才叫活见鬼呢!”
“牛总,我有个建议,不知当不当讲!”
陆涛沉声道。
牛经义听到这话后,出声道:
“陆秘书,你我之间是兄弟,有话尽管说!”
陆涛抬眼看过来,沉声说:
“牛总,我觉得你要加强门卫管理,否则,以后还会出事!”
吴锦东、廖德义等人过来时,如果门卫能及时反馈给保安,便没有后面的事了。
“陆秘书,你说的没错,我今天就将门卫换掉!”
牛经义沉声道。
陆涛听后,出声道:
“牛总,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!”
陆涛和牛大山之间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关系,否则,他绝不会对牛经义说这些。
“牛总,门卫的事不用这么急。”
陆涛沉声道,“你的当务之急是和李指导员联系一下,请他叮嘱吴锦东、廖德义的动静。”
说到这儿,陆涛压低声音说:
“三道疤和六指儿如果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,那可就麻烦了!”
牛经义并未明说三道疤和六指儿干过什么,但陆涛却是瞎子吃馄饨——心里有数。
尽管陆涛出言敲打了吴锦东,但他会怎么对待三道疤和六指儿,谁都说不好。
这事其他人都插不上手,只能指望派出所指导员李忠福。
派出所指导员李忠福是牛大山的人,牛经义亲自给他打电话,绝对没问题。
一语惊醒梦中人!
牛经义听到这话后,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李忠福的电话。
李忠福见是牛经义的电话,不敢怠慢,连忙摁下了接听键:
“喂,牛总,请问有什么指示?”
牛经义感慨不已,心中暗道:
“老爷子不给力,要是将李忠福推上派出所长的职位,那就什么都不用烦了!”
牛经义这一想法还真冤枉了牛大山,他并非不想让李忠福任所长,只是心有余力不足而已。
“李指导员,有件事想请你帮忙!”
牛经义沉声道。
李忠福听后,满脸堆笑道:
“牛总客气了,有事您尽管吩咐,我一定竭尽所能帮你搞定!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