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線上看-第一百三十五章 兩位師弟鑒賞


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
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
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李斯看向楚阳道:“对了,陛下的旨意上可有免除你太子冼马之位?”
楚阳摇了摇头。
“旨意是王內侍送来的,并无提说冼马的事情。”
李斯闻言,大笑道:“我就说嘛,陛下对楚老弟历来赞誉有加,又怎么会随意安排!”
李斯拍了拍楚阳的肩膀,继续说道:“陛下这可是给你留了后路啊,万一要是廷尉府那边不顺利,楚老弟大不了继续在太子府就是了,这样的待遇,多少人眼红都来不及呢,楚老弟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!”
听到李斯这么说,楚阳才缓缓点头。
如此看来,咱们这位嬴政大大,倒还有些良心。
李斯走到书桌前,铺开一张文昌纸,笑道:“虽说老夫离开廷尉府有些时日了,但妥帖可靠之人却还是有些的……”
他微微沉吟,边想边写道:“于博华,眼下是廷尉府左监,也算是老夫半个弟子,你以后要是有事,可以找他。”
楚阳点了点头,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。
“还有,罗力民这个人,你可要留意,此人颇有心机,善于隐忍,与叔孙通那等见风使舵之人不同,这人才是廷尉府的大拿,若无必要,还是避免冲突的好。”
“对了,陛下既然给了你赏赐,你可曾回礼?”
交待完了事情之后,李斯的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。
“回礼?回什么礼?皇帝还需要回礼?”
楚阳消化着李斯给的东西,突然愣在了那里。
李斯看着楚阳,一脸深意地说道:“别人的礼物,陛下自然是看不上眼的,可楚老弟你的嘛……嘿嘿,你懂的……毕竟鬼谷高徒哪!”
楚阳微微一凛,心中不由对蓝田郊外的那个老人心存感激。
有了对方这位鬼谷正牌弟子官方认证,嬴政对自己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转变。
总的来说,比之前少了一分试探和防备,多了一丝放心。
精品都市言情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笔趣-第一百三十五章 兩位師弟看書
既然如此,那就从那些库存里找来几样小玩意送回去吧。
既然解决了心中的疑惑,楚阳便和李斯在府中吃了一顿。
临走之前,还被李斯连哄带抢地骗走了一只老花镜和一块机械表,说是自己身为理宗的一份子,自然要去研究研究的。
对此,楚阳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从李府回来之后,楚家这边已经得到了消息,全府上下都沉浸在一片欢快的氛围中。
作为楚家的女主人,吕家两姐妹一脸骄傲地站在门口。
经历了土豆宴之后,虽说平日邻里的妇人们对她们姐妹的态度也还不错,但言语间的那份疏离感还是很明显的。
根本上,无非是觉得自己丈夫都是实缺,那位楚大人是有太子撑腰不假,可一朝没进入朝堂,那就还只是一个属臣,与她们的丈夫相比,还差上一点。
可现在不同了,廷尉府令正,那可是正儿八经地实权部门,尤其在这个以法家道统为根基的国度,廷尉府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。
和这样门第的女眷结下善缘,自然是一件很明智的选择。
看到两个女子模样,楚阳笑着摇了摇头,正准备说些什么,何二却早早候在了一旁。
“欢迎令正大人回府!”
他刚扯完一嗓子,楚府下人们全都恭声道:“见过令正大人!”
何二贼兮兮地凑到楚阳跟前,邀功似地说道:“前几日,小的看到巷口刘御史家就是这么操办的,怎么样,您还满意吧?”
楚阳无语的摇了摇头。
“赶紧都给我收了,不就一个令正而已,不知道的,还以为老子做了丞相呢!”
何二低头看了眼四周,见隔壁家中的管家下人们都在捂着嘴偷笑,一张老脸唰得就红了。
“家主,小的实在是太高兴了,小的真不是故意要您出丑,小的……”瞧着何二说着说着泛起了眼泪,楚阳一脚踢了出去。
“还不去账房拿点钱,再去扯上几匹好布给大家分了!一天到晚的,净给我整这些有的没的!”
“好勒!得令!”
见楚阳这么说,何二才破涕为笑地下去了。
接下来,全府上下,一夜狂欢。
第二天一大早,楚阳刚用过早饭,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。
“听闻先生擢升廷尉府令正之职,孤特来道喜!”
扶苏带领着十几位衣着华丽的年轻人,在何二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这边。
楚阳看到扶苏的脸色有些古怪,他朝对方身后看去,才发现来的都是昔日里那些所谓的功勋子弟。
马钰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,唯独不见张苍和陈平两个人。
当着外人面,楚阳不动声色地拱手道:
“太子客气了,快快上茶!”
进入客厅后,扶苏让那些人等在外面,自己则只带着马钰走了进来。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陈平,张苍他们人呢!”
一进书房,楚阳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。
他看向扶苏,扶苏有些欲言又止,当他看向马钰时,农家小伙直接“咕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“先生,陈师弟和张师弟都是因为我,才被那些人陷害的!”
“陈师弟?张师弟?”楚阳微微一愣。
这时,扶苏在一旁解释道:
“都怪学生管教不严,太子府中有人与马钰起了争执,说他祖上是做死人生意的,根本没有资格做您的学生,还说让他扫泡尿,照照自己,何德何能居然敢抱上鬼谷一脉的大腿!”
扶苏有些头疼得说道:
“那些人说了很多难听的话,马钰为了息事宁人,都忍了,可陈平和张苍却看不下去,他们说,马钰比他们先拜您为师,就是他们的师兄,现在师兄被人欺负了,做师弟的要是不出马,那还是人么,便和那些人打了起来。”
“现如今,那些人已经将陈平和张苍两个人绑着送到了廷尉府,说是要交给朝廷法办呢!”
看着在一旁痛哭流涕的马钰,楚阳暗暗点头。
他完全没有想到,陈平和张苍居然会为了这样一个笨头笨脑的小家伙出头。
不过以对方那么厉害的手段,应该不止于此吧,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?
看着扶苏那坐立难安的模样,再瞧着外面时不时响起的几声咳嗽,楚阳嘴角带着一抹冷笑。
“所以,那些人便以此为要挟,想要让我也帮他们进入廷尉府?”
扶苏闻言,苦笑地点了点头。
“呵,端的是好算计,只可惜他们找错了人!”
楚阳从座位上站起来,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马钰,然后朝外面吼道:
“何二,背马,我倒要看看,这廷尉府想搞什么花样!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