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藥妃傾權:王爺吃棗藥丸 起點-第二百零六章 來勢鑒賞


藥妃傾權:王爺吃棗藥丸
小說推薦藥妃傾權: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:王爷吃枣药丸
正如方才那个女子林湾湾所说,张家确实是借了林家的东风才会有今日这般的地位。
当初林家是这晋城屈指可数的大家,风头正盛时,哪怕是京城里的显贵都要让林家三分,更遑论一个区区的张家了。
张家只是众多攀附于方林两大家的小家之一,打着灯笼都数不着的那种,既无权又无势,但大家稍微从指缝中漏出的一点油水,都能让这些人开张个里面。
而张驰更是在一次事故中意外走了狗屎运,遇上了林家的嫡长女,林湾湾。
林湾湾为人正直豪爽,且乐善好施,喜欢为弱者打抱不平。
一次意外中,林湾湾救了张驰,张弛也因此对这个非一般的女子一见倾心。
接下来便是很烂俗的剧情了,张驰对林湾湾展开了猛烈的攻势,林湾湾起先对这人并不感兴趣,但在张弛的死缠烂打之下,却是隐隐动了心,其中恻隐之心占了多少,她本人也并不清楚。
尔后,林家与张家订了婚,彼时张家的生意并不如何顺利,而林湾湾作为林家家主的掌上明珠,林家对张家的困境自然愿意施以帮助。
正是从这时候开始,张家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借着林家的东风,如同过境之马般开始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。
张弛的父亲张淼虽然是个地痞流氓出身,但他的商业头脑却非同一般,此时又有了林家的帮助,他正如同千里马遇上了伯乐一般,张家的发展开始前所未有的顺利,甚至近几年,有隐隐超过林家之势。
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张家竟然提出了退婚,叫林家和林湾湾颜面扫地,当真是上演了一出农夫与蛇的现场版。
这般忘恩负义的行为,着实叫人不耻。
张弛当初爱上林湾湾是因为她直爽、豪迈和与众不同,而如今厌弃她却也是因为如此。
他嫌弃林湾湾没有别的女子善解人意,不是绕指柔的解花语,便渐渐地生出了别的心思。
而那时,又恰巧有别的女人投怀送抱,张驰自然乐意拥美人入怀。
说来,这谢淑婕也是个有手段的,把张弛是迷的五迷三道,甚至于现在连退婚都提了出来。
要知道林、张两家如今只靠这婚约维系关系,而如今连这婚都退了,这两家算是真真正正地撕破脸了。
更何况刚才林湾湾已经撂了话,就算如今林、张两家棋力相当,但倘若林家执意要从中作梗,恐怕张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。
“不过张家这次可是鲁莽了,林家能做到这么大,可不全靠林无忧的头脑,林家背后可是另有势力的。而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张家以为自己不用再被林家压着,其实只不过是林家没有真正将张家放在眼里罢了,恐怕此次张家,要栽一个不小的跟头。”纪携笑了一下,不只是在嘲讽,还是在可惜。
“哦?”穆习容来了些兴趣,“林家背后的势力,是谁?”
“正是京城里的肖王,温訾明。”
穆习容微微诧异,这肖王温訾明竟然伸到了晋城,委实不简单,而如今,温訾明更是成了临沧的代行摄政王,岂不是更加如日中天了?
“林夫人是温訾明的表妹,张家敢得罪林家,若是林家真的有心弄死他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“是么。”穆习容问说:“那我今日观那林湾湾的意思,好似有忍让之意,不像是要将人置于死地。”
纪携想了想说道:“如今是多事之秋,像林家这种大家,自然懂得暂避锋芒,不在此时将事情闹大,林家应当是另有打算。”
穆习容听了后,不置可否,但她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如今宁嵇玉是临沧上下皆在追捕的人,这晋城街上非但没有告示,连这人都甚少提起。
莫不是这消息还未传到晋城?这怕是不大可能。
她微微眯眼,林家恐怕并不如纪携所查到的那般简单,她要亲自去探个究竟才行。
.
自临沧战败后,临军一派低迷,国内百姓也是恹恹地过日子,各种喜庆些的节日习俗也都一概免了,街上少不了荒凉许多。
在皇子府前,一辆低调却奢华的车驾停住了。
“公主,到了,请下轿。”外头的宫人恭敬地对车内的人说道。
马车的阶梯前已跪了一个宫人,温氿素手将车帘掀起,抬脚一脚踩在那宫人背人,将那弯似佝虾的被踏得又低了一层。
“进去喊人。”温氿在温离晏的府前站定,冷声吩咐道。
“是。”
宫人领命去喊人,不久后,便有人来开了门。
“殿下在吗?你们府中无人了吗?还不出来迎接公主大驾?”那人借着温氿的势,将狐假虎威地把戏拿捏地是足足的。
门内那人见这阵势也吓得够呛,声线抖了一下道:“殿下、殿下现下在军营里头,不在府中。”
“军营?”温氿接过话茬,冷笑了一声,“如今他温离晏打了败仗,临沧人尽皆知,他此时还在军营里是为何?难道还有要事要忙吗?怕不是忙着收拾残局吧?”
温氿这话说得实在太过不留情面了一些,那人低低埋着头,不敢吭声了。
“怎么,你家主子不在,你就打算这么让本公主站着?本公主站累了,还不速速开门让本公主进去?”温氿斜眼看他道。
“是是……”那人一时不好拿捏此时该如何办,但一想这二人是兄妹,同出一父,往日关系也不错,虽然温氿来势汹汹,但若是此时不让温氿进来,恐怕温离晏回来还要责骂他。
他在这当差也不容易,虽然薪水不低,可这头上的脑袋却是随时都有掉下来的风险。
温氿冷哼了一声,目不斜视地进了门。
她坐在前厅神色不耐烦地等了小半个时辰,温离晏才回府。
“温氿?你不在皇宫好生待着,来这里做什么?”温离晏看见坐在前厅的温氿,皱眉问道。
“呵。”温氿重重掷下手中的茶,责难道:“若是本公主不来,你还能记得你有一个刚过世的父皇吗?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